沉香山历史

       通讯手段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只需在手机上发送信息便可瞬时和对方联系上,这种便捷在某种程度上也让现代人失去耐性。与此同时,各种吸引人的物质或精神消费产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些因素都让人越来越难以持续专注在单一的事情上。商业领域也未能幸免,生意人往往期待投入就立即看到回报,但马来西亚的一对华人父子却反其道而行,跨界种植回报期超过18年的沉香木,显得十分另类。

 

       故事最初开始于1992年,当时一个日本老者拿着200棵沉香木幼苗在马来西亚找人种植,遭到许多人的拒绝。这200棵母树苗,要花15年的时间种植成树后播种,新播种的树还要再等三年的时间才能用以制药和茶,这中间的时间是不赚钱的。然而,何楚为的父亲何坤橗,一个二手重机械商人却答应了下来。

         和13岁就不得不辍学的父亲相比,何楚为接受了更好的教育,2000年从英国诺丁汉大学获得了电子工程的学士学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在接手沉香山茶园时会比父亲更轻松。在现有的种植、制造和旅游业务当中,制造部分对何楚为的挑战最大。目前沉香山茶园已经推出包括“HOGA茶”、“HOGA即溶沉香茶”、“HOGA宝仁散”、“HOGA精油”等“HOGA”系列产品,无疑凝聚着何楚为的许多心血。

 

        现阶段务边沉香山茶园已经实现3G(GoodSourcePractice, GoodAgriculturePractice & GoodManufacturingPractice)的落地实施。在未来务边沉香山茶园将会注重于培养相关人才,发展成一个农业和自然医学结合的教育平台,建立一个小型医院,与社会共享沉香木的益处。

      现年39岁的何楚为是客家人的后代,曾爷爷辈从广东梅县来到马来西亚。何坤橗在1991年买下了300英亩地,原本打算种植油棕或橡胶,只要种几年就能收成。然而,在与那位日本老者见面后,当时37岁的何坤橗回想起小学时代曾听从中国来的历史老师讲过一个故事,里面有一位君王在寻找长生不老药时发现了沉香木的药用价值,这段记忆激发了何坤橗想要种植沉香木获取优质药材的念头。何坤橗的初衷是想把沉香木的医治和养生效用分享给更多人,但在当时,旁边的人其实并不太理解和认同。后来也遇到了很多困难,但秉着答应了就要持守承诺的一股气,何坤橗咬紧牙关一直坚持下来没有中途放弃。

 

       何坤橗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种植沉香木。在这个有机种植商业化的时代,更常见的做法是把种植场地和周围的环境相互隔离,以维护产品的质量。但从一开始,那个日本老者对毫无沉香木种植经验的何坤橗说,“你们看森林是怎样生存的就照着做吧!”所以何氏家族效法自然界生态系统,开始种植时放入大量的蚯蚓,在园中养鸟和蜂,池塘也养鱼,然后开通地下泉源。选择用除草机割草。而那个时候,有机种植的理念在东南亚还未被大众知晓,甚至在西方国家也还未普及。

 

       对何氏一家来说,这25年经营中遇到的最困难的事情便是1997年马来西亚遭遇亚洲金融风暴时买地贷款无法供还,在与银行协商后,种植园被封了10年。当时,何坤橗一直从事的二手重机械买卖也因经济低迷深受影响。在艰难的处境中,何氏一家把种植沉香木视为上天交给他们家庭的使命,在种植园被封期间继续维护彼时正处于成长期的母树苗。到2007年时成功存活的有70多棵沉香木,坚持走下来才有了现在的20万棵树。可见这家人都持有相同的信念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同时也多亏了周边其他人的帮助和投资,才让他们能够继续维持下去。

       沉香木被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为二级濒危物种,每一棵人工种植沉香木都需要注册,但沉香木块及沉香粉等产制品都可出口。中东人一般都是用沉香木熏香和作精油使用,对沉香木的食药价值未有太多意识。而中国人一般会把沉香木买回去请师傅雕刻,它的价值会至少翻十倍,因为每一个沉香木都是独一无二的,收藏价值高。而在医药养生领域,目前沉香木的价值还没有为大众所知,这一方面对市场开拓是很大的挑战,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未来的潜力也很大。

 

       沉香木种植带来的高价值背后,也伴随着与之俱生的困难和挑战。沉香木结香时间长,外面的人怎么等得了30-40年呢?他们使用危险的配方与方法,在缺乏科学验证的情况下刺激沉香木结香,也常常发生非法或大量砍伐的情况。这些都对人体和环境带来伤害,让整个市场都遭到了损害,这让务边沉香山茶园跟随着承受很多误解和压力,每天都像在打仗一样。

 

       面对上述挑战,务边沉香山茶园除了种植沉香木、将取自沉香木的原材料用于食品/药品制造以外,也把种植园打造成一个旅游景点。借助产业融合,何氏一家希望种植园能够成为一个推广沉香木的资讯平台,同时为其食用/药用产品建立品牌,甚至发挥“防盗”作用。据何楚为介绍,由于多种业务需要,种植园中有120名员工,当中80名是居住在附近的本地人。这种安排无形当中就将本地人的利益同种植园关联在一起,降低了沉香木被偷盗偷伐的概率。经过多年经营,何氏家族已经将当地人视为自己的家人。

 

    

       由于其分泌物沉香的特殊价值,沉香木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树木之一。与此同时,种植园所种的沉香木(为12种具有药用价值沉香木的特殊混种,名称为HOGA,即HolisticGaharu的缩写,意为“从叶子到树根都有价值的沉香木”)从树叶至根部都有药用价值。何氏家族使用树叶和沉香木的各个部分制造出沉香茶,已有科学实验证明了沉香精华的好处。

 

       在与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和诺丁汉大学的合作科学研究下,务边沉香山茶园证实了HOGA沉香木的精华具有抗糖尿病的作用,而且效用比起二甲双胍(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线药物)更显著。国际糖尿病联合会(IDF)的数据显示,2017年马来西亚患有糖尿病的成人案例数为349.26万例,成人糖尿病患病率高达16.9%。这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

 

      当然,沉香木最具经济价值的部分还是在于其结出的沉香。在自然界,当沉香树遇到雷劈、虫咬、碰撞或风吹受到损坏时,会分泌出树脂,逐渐变成棕黑色,时间越久,颜色越深。务边沉香山茶园的人工种植方法是通过电钻在沉香树每隔六寸的地方打洞,以有机的方式让它结香,一棵树上会有几百个小洞,一年的时间树脂醇厚度只长1毫米。